Geraldo---减少盐分中

在决定反叛这个世界之前,应当先学会爱上它。

产出极少 老咸鱼 谨慎关注

【EC】契约(1)

摸鱼儿:

*EC、狼队以及Laura小天使


*契约婚姻、现代无能力、爷爷组助攻


*甜的!请看下去。


 ——————


Charles半跪在陈旧的波斯地毯上,握住床上人滑落的松弛的胳膊,把自己啃得光秃秃的指尖埋在他的手心里。窗外暗黑的风暴一掠而过,供暖良好的室内并没有寒意侵袭,只是头顶层层叠叠的水晶吊灯悄悄摆动了一瞬。


Charles没动,任由腿脚传来的酸楚弥漫上来,直到眼睛里。他听到那个苍老的、干燥的、曾无数次于他乏味的人生中给予闪光的声音响起,那个声音说:


 


A man has to be what he is, Charles,


人必须忠于自己,不能违背自己的本性


There's no living with a killing. There'sno going back from one. 


带着杀戮活下去很艰难,但这条路没有退路


Right or wrong, it's a brand. A brandsticks. There's no going back. 


是对是错你都得背负,直至一生


Now you run on home to your mother, andtell her... tell her everything's all right. 


现在快回去找你妈妈,告诉她一切都好


Tell her there is something that I have arranged for you.


告诉她我给你做了一个小小的安排


 


Charles一哆嗦,蓄积多时的眼泪趁机啪嗒嗒地跌下来,消失在地毯里。


 


X


 


Charles很爱他爷爷,爷爷构成了他一半的童年。


那一阵子风声紧得很,总有些不怀好意的人类—考虑到Charles也是人类这么叫怪怪的—在Xavier大宅外昼夜窥伏。爷爷不得已,带着三四岁大的他匆匆地从威彻斯特跑出去,连夜驱车北上,在临近边界的小村落里找了个落脚之处。


那村子很穷、也很冷,就是在六月也要盖薄被睡觉。人们一见面就哇啦哇啦地讲话,Charles却是一点也听不懂。


他们住的那房子四壁透风,但有个大园子。他便终日和爷爷混在这园子里,绕着西北角那棵冒了烟的榆树。爷爷侍弄花草,他就跟在后面浇水;爷爷挖地,他就在土里摸出洋姜来。爷爷有时候什么也不干,摆着一盘棋在园子里枯坐到日落,他就躺在陇上,眯着眼假寐。每个月靠着园子的产出和外界的补给,生活还算滋味分明。后来风波平息,他们回到远方的宅子里去,Sharon主动找来,分享这栋空荡荡的别墅。


后来Charles去英国读大学,然后是PhD和教授,分离成了生活的常态,时光也终究显示出它不可抗拒的力量。Charles点起一根烟,又狠狠地掐掉,他看着爷爷留下的一纸心愿,惊讶于对那个时代的知识匮乏。思量再三,他决定去拜访一个人。


 


X


 


敲开Logan门的时候,对方显然一脸的不情不愿。


Charles仔细观察着门边的人,二十多年过去了,他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幼年的Charles就记住了他经典的猫耳发型和络腮胡子,以及他每次来拜访园子时带来的新鲜玩意。他知道Logan是个自愈系变种人,但在亲眼所见时还是感到惊艳。世界上已经很久没有新的变种小孩出生了。与其说变种人不存在了,不如说他们回到他们所归属的漫画和人们的想象中了。


“嗨,我是Charles Xavier,我来是想询问...”


对方歪了歪脑袋,“Charles?你都长这么高了?”


Charles撇撇嘴,大概变种人的记忆都存在一些滞后,“我二十六了,如果你想知道的话。”


“什么风把你吹来了?”Logan问,依然没有让他进门的意思。


“呃,是这样的,”Charles无奈,从兜里掏出一个硬皮笔记本,里面夹着一张皱巴巴的单子,“我爷爷一周前去世了,走之前给我留下了这个,第一条说...”


“你爷爷去世了?”Logan突然打断,眉头皱起来。


“是的,他走得很平静,”Charles慢慢说,由Logan把他引进门来,“我在想你也许知道些什么,关于那个时代。”


Logan沉默了,手掌摩挲着颊边的胡子,里面混了些许灰白茬。Charles想开口说点什么,就在这时里头的一扇门开了,一个人套着背心走了出来。


“Scott!”“Charles?”两道声音同时响起,惊醒了沉思中的Logan。


他的视线从Scott转到Charles,又从Charles转回去,幽幽地说,“你们认识?”


Charles迅速掌握了局面,“最近实验室里缺人手,我就从Moira那儿要了个研究生过来,Scott干得很不错。”事实上他简直好极了,Charles永远没法把96孔板铺得那么均匀。Scott耸了耸肩,端起水杯坐在沙发边上。


Logan很自然地坐了过去,几乎严丝合缝地和他贴在一起,Charles转过脸,不知道怎么面对实验室里一窝纯洁的小白鼠们。


Logan清了清嗓子,“你说的清单是?”


Charles赶快神游回来,递过去那个写着小安排的纸头递过去。Logan拿远了看一看,发出一阵颤藻般干巴巴的笑。


Charles挑眉过去,“怎么了?”


Logan拍了拍他的肩头,“可怜的孩子,你被订了娃娃亲。”


 


现在目瞪口呆的死鱼脸变成了Charles,听完Logan带他云里雾里地从古巴导弹危机到肯尼迪遇刺再到哨兵计划绕了一圈之后,他结结巴巴地问,“我总结一下,就是因为我爷爷,也就是Professor X,和这个号称Magneto的老头,也就是Erik Lehnsherr的爷爷,一辈子两情相悦、暗通款曲,却被时代和人类无情地拆散,所以就把希望寄托在我们这一代?”


“当不了情人就当亲家,我猜。”Logan补充。


Charles捂住脸,“这是什么逻辑?现在都21世纪了,为什么我还觉得自己生活在山沟沟里?”


“不是每个人都像我这么追随时代的,”Logan说着,向Scott抛了个Charles拒绝承认是媚眼的东西。


Scott懒得理他,“教授,你要想,说不定你俩情投意合呢?还省了相亲的钱。”


“可是他们都没考虑过性别吗?万一我不喜欢男人呢?”


Logan给了他一个坚定的眼神,“这都不是事,教授,”他拖长了声音,“Magneto在遇见你爷爷之前笔直得跟手指饼干一样,嘎嘣脆。”


Charles几乎要笑起来了,不过他很快发现了一个问题,“如果他们真的,你懂得,那样的话,为什么会有我们?”


Logan用沉痛的声线说,“Charles,你知道你爷爷喜欢捡东西吧。”


而Charles,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内,经历了老人的过世、命定的姻亲和自己其实是捡来的三个悲剧性消息,他得感谢自己没当场哭出来,像看了某些深夜情感剧场或者烂到掉价的电影一样。


“你别跟我说你没想到过这个。”Logan说。


“好吧,我是有感觉的,”Charles闷闷地说,“只不过我以为他会是个更有追求的人物一类的。”


Logan收起玩笑的表情,压低了声音说,“是的,Charles。他是个了不起的人,他值得最好的。”


 


Charles很想再听Logan讲讲过去的故事,但眼下他必须要先解决自己的婚姻大事。他起身准备告辞,下一秒却被一个愤怒的小鸟一般从门边冲过来的东西砸中了脑袋,他枕着沙发睁开眼睛,看见两根从指缝里伸出的钢爪和一个面容超凶的小姑娘。那小姑娘弓着身子面对他,大眼睛一眨不眨。


“Laura!”Logan提醒道,虽然并没有什么用,“不可以这样。”


Scott直接走上前来,一只手夹住小姑娘的腰把她凭空提溜起来,把Charles从爪子底下解救出来。Charles在一边剧烈地喘着气,一边说,“Laura?她是?”


“我女儿,”Logan拍拍胸脯说,从Scott那儿抱过她来,“今年六岁,本来应该上小学的。”


“但他忘了给她报名。”Scott嘲讽道。


“平时疯惯了,幼稚园都是在家里上的,没什么时间概念。”Logan解释,“不过这样也好,去学校之前我还得先把她教育得乖一点。”


“不能随便对人亮爪子,跟你说过多少遍,”Logan对着小姑娘说,“人类心灵像肉体一样脆弱。”


趁着他们浓稠的亲子时间,Charles悄悄从大门溜走了。


 


X


 


Charles百无聊赖地坐在露天咖啡店里,第一百零八次去刷那个Lehnsherr的脸书主页。可惜除了姓名性别所在地之外,那界面什么也没有,没有婚恋状况,没有自拍,没有朋友往来,上一次更新大概是在两年前,内容是一张游戏截图,上面浮夸地写着他在某个在线象棋网站上又击败了多少多少人。


Charles生气地按掉那个界面,想着自己要见的人多半是个古板迂腐的宅男,或者清高到不食人间烟火,他不知道哪个选项更令人期待一点。


他陷入自己纷乱的情绪中,直到一片不大不小的阴影洒下来。他疑惑地抬起头,一个陌生的男人映入眼帘。他身着黑色平顶帽和熨烫平整的衬衫,一双墨镜遮住了他瘦削的五官。Charles脑子里滚过一千种勾搭台词,从今天天气真好到你的基因很漂亮,他还没克服选择困难症的时候,对方开口了,“Charles Xavier?”


低沉的声线。


是我,Charles点点头,恍然大悟,“你就是那个什么...Magneto的孙子?”


对方无奈耸耸肩,伸手摘掉了墨镜。现在Charles确定他可以用那句关于眼睛的台词了。


“所以,你就是那个被老爷子相中的倒霉蛋?”


Charles顿时兴致全无,他任命似的掏出笔记本,决定直接切入正题,“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事的?”


“咱们俩的婚事吗?大概从出生开始吧。”他看到Charles还沉浸在“婚事”一词的恶寒中,便自顾自地说下去,“我爷爷总说你们Xavier的基因有多么多么好,不是很懂他们变种人的思维。”


“你多大了?”Charles突然发问。


“27,说来你可能不信。”


Charles咬着笔头把笑吞下去,继续说,“你有没有女朋友?情人?随便什么会形成阻力的事?”


“我养了一只猫,她大概不愿意陌生人进门。”


Charles表示理解,他妹妹Raven曾经和家里的猫冷战了一个月,最后以喵星人撕烂了她所有的内衣而告终。他在笔记本上刷刷地写下什么,然后抬起头,“所以你同意吗?”


“你是在向我求婚吗?我们才认识了五分钟。”


Charles忍住抓他的脸的冲动,那跟那些到处掉毛的家伙有什么区别,他告诉自己。“听着,陌生人先生,我是在一本正经地和你商定一个契约,契约懂吗?我无意让九泉之下的老人失望,而我听说你也必须结婚才能继承到那笔遗产。”


“我相信我爷爷除了一桶子硬币之外也没什么钱,”那个男人—Erik—咕哝说,“不过我愿意和你结婚。”


“很好,”Charles面无表情,“这一点上我们达成了共识。”


这时候Erik动了动,他摸摸裤子口袋,掏出了一个方正的小铁盒子。他打开它,推到Charles面前,“所以我们是不是应该交换戒指了?”


对于Charles来说,如果说他亲爱的爷爷带给他的是个惊喜的话,这绝对就是惊吓了。他看着盒子里那两个细细小小的银质指环,颤抖着问,“这是什么?”


“戒指啊,我爷爷做的。他戴着老花镜用了很多时间去磨它们的边,最后在内壁上刻下L和X的字样。其实他本来想刻M的。”


“他老人家想的真周到,”Charles有气无力地说。


“那当然,他是磁控者嘛。”Erik无所谓地说,“他说他当初是那一座体育场给你爷爷求的婚。”


Charles再也受不了了,他啪得一声关上那个小盒子,攥着笔说,“我们先说点别的行吗?”


Erik没异议,他叫来服务员,点了两杯美式咖啡,给Charles多要了一包糖。


Charles清了清嗓子,“既然我们已经决定了,就应该立刻起草一个婚前协议,包括财产分割之类的。在律师来之前,我们需要先...嗯...交代一下家底。”


“好吧。”


Charles按平笔记本的纸,“姓名?”


“Erik Lehnsherr,性别男。”


Charles抬头看一眼,“谢谢。现住址?”


“离这儿两个路口。不介意搬家。”


“知道了,职业?”Charles顿了顿说,“我目前在哥大研究所。”


“嗯...自由职业者。”Erik回答。


“你没工作?”Charles惊呼。


“也可以这么说,”对方默认,灰绿色的眼睛垂了下去。


“有没有什么特殊贵重物品?”看到对方疑惑的神情,Charles解释道,“比如书画玉石传家宝之类的,不希望加入婚后财产分割。”


“老爷子留给我个头盔算吗?”


Charles自动忽略了他,“你觉得什么样的婚礼比较合适?你有没有什么必须要请的人?有没有什么特殊信仰?有没有什么常去的教堂?还有酒店?有没有长辈要安排?有没有家族遗传病史?”


对方露出一个十八颗牙齿的标准微笑,“没有,教堂什么你定就好。”


“上帝啊,”Charles喃喃自语,“合着你就长了一副霸道总裁的皮囊,内里什么都没有。”


Charles翻了翻来之前记录的几条注意事项,一拍脑袋说,“对了,还有家务分配。”


“嗯?我会烧菜。”


Charles眼睛瞬间亮了起来,“那好极了,我的朋友。Raven一直说我上辈子是掉在油锅里烫死的,她不让我进厨房半步。Raven是我妹妹。”他补充。


“我知道。”


他怎么知道的?Charles思考了两秒钟就让它过去了,他往笔记本上打了好几个钩,“所以你负责烧菜系列,包括买菜烧饭擦地洗车,我承包刷碗和...倒垃圾,你觉得怎么样?”


Erik嘴角动了动,“很公平。”


“还有就是我早晨起不来,如果你早上有安排请保持在二十分贝之内。”


“我有晨跑的习惯,应该不会影响你。”


“非常好,”Charles合起笔记本,“下周三之前你大概会受到一份纸质文件,你只要在合适的地方签上你的大名就行了。”


“等等,就这些?没有一周几次或者谁上谁下之类的?”


Charles差点把咖啡喷出来,“你想的太多了。我们不把那个写进文件里,Lehnsherr先生。”


“叫我Erik”他坚持。


“随便你怎么想,Erik,”Charles说,“反正都是假的。不过话说回来,万一别人问起咱俩怎么认识的,怎么办?”


“你掉进海里,我下海救你?”Erik提议。


“别糊弄我,那明明是我爷爷干的好事。”


“我们从大学就表白心迹,经过七年爱情长跑终于修成正果?”


“偶像剧看多了,”Charles翻了个白眼,“而且你确定你上过大学?”


Erik终于露出一个可以称得上是恼怒的表情。他继续说,“要不这样‘春寒料峭的三月天里,我恰好在咖啡店遇见了你?’”


“还是烂透了,”Charles抱怨道,他看了看手表,“我下午还有课,先走了,等你签字。”Erik还是杵在那儿没什么反应。


Charles没理他,起身结了账,抓起那个小一点的戒指,匆匆向车里走去。


 


 TBC


 


【午夜小剧场】


“叮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


“喂?Charles?看看表,现在半夜十二点半!如果不是有什么事必须得找我逆转未来,我发誓下次见面就是Laura招待你了。”


“呃,抱歉Logan,我不知道这么晚了。”电话那头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我只是突然很好奇,Erik和...他爷爷有血缘关系吗?”


“.......”


“老天啊我总有一天要被你们两家搞死。”Logan哀嚎,“而且有的,如果你非要知道。他是Erik·百分百纯血·Lehnsherr。”


“凭什么他是亲生的?”


“那你去问他老子去。现在你好再见。Scott明天不去。”


“什么?!”对方提高了一个八度,“不!小白鼠的腹腔积水已经到了关键阶段,明天必须得分离出骨髓瘤细胞做杂合试验!我一个人处理不了八十只奄奄一息的动物!我也是一条鲜活的小生命啊!”


“不你不是,你已经踏入了婚姻的坟墓要和Lehnsherr烂在一起了,他会顺便照顾你和小白鼠的。”


Charles扶额无语的当儿,Logan已经把电话挂断了。


 




——————


不知道我说清楚没,这里的EC基本上承袭了狼3,是教授和老万的孙子辈,这就是个再续前缘的故事...


只有狼叔还是原来的狼叔(虽然我总有一种老狼啃嫩草的感觉


以及,爷爷组助攻的脑洞来源于AO3的妹子,私下里戳过她啦


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musicanova/pseuds/musicanova





评论

热度(176)